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玻姆的隐卷序理论
[ 2014-5-2 22:52:00 | By: alice ]
 
 

作者:张桂权
摘要:玻姆提出的隐卷序理论以“整体”或“整体性”、“隐卷序”与“显展序”、“卷入”与“展出”、“全运动”、“能”或“能量海”等为基本概念,对宇宙、时空、运动、意识等重大哲学问题进行了独特的探讨。本文对玻姆的隐卷序理论给予了较详细的叙述和分析。
关键词:玻姆哲学思想 隐卷序理论 整体性

戴维·玻姆(David Joseph Bohm , 1917~1992)是饮誉当代的量子物理学家和科学思想家。他以反潮流的大无畏精神和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对玻尔创立的量子力学正统观点提出了挑战,同时致力于量子理论的新解释,提出试图超越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又把二者包括在内的隐卷序理论。作为关心实在本性的物理学家,玻姆在量子力学的基础研究中和隐卷序理论的建立过程中始终贯彻了哲学的探索和追求。他坚持实在的整体性、过程性和联系性,反对其片断性、机械性和孤立性。可以说,玻姆创立了一种整体—隐卷序的自然观或实在观,他用这种实在观解释物质与精神、时空、运动等基本哲学问题,进行了很有意义的探索。下面我们来介绍和简评玻姆的隐卷序理论*。
玻姆在为自己的主要著作之一《整体性与隐卷序》写的“前言”中说,“在我的科学和哲学著作中,我主要关心的是把一般实在的性质和特殊意识的性质作为一个结合的整体来理解,这个整体决不是静止的或完结了的,而是一个运动的和展开的、无终结的过程。”[1] 整体的实在观可以说是玻姆的哲学基础,而玻姆的“整体”或“整体性”从哲学上来自亚里士多德的“有机体”、怀特海的“过程”、玻姆 的主要 对话伙伴之一 印度哲学家克里什纳默蒂(J.Krishnamurti)的精神整体;从科学上来说,来自相对论的“场论”和量子理论的“量子势及量子整体 * 玻姆的隐卷序理论是他的序、度、结构观点的深化,鉴于我在《玻姆的序— 度—结构的观点述评》(《自然辩证法研究》1995年第5期 )中已讨论了他的序、度、结构观点,本文只讨论他的隐卷序理论。
过去译为“隐序”,现在改译为“隐卷序”。“implicate” 的基本含义是①折迭或使缠绕,②包含、卷入、牵连,③暗示的东西。玻姆是在前两种含义上使用“implicate”一词的,故将“implicate ordre”译为“隐卷序”。玻姆用的另一个代用词是“enfolded order”折迭序、卷入序。“explicate order”过去译为“显序”,现在改译为“显展序”。“explicate”的意思是①详细说明,②揭开、切开,③解开,④剖析。“explicate order”的意思是“解开的序”、“说明的序”,故译为“显展序”。玻姆用的另一个替代词是“unfolded order”打开序、展出序性”。可见,玻姆的“整体”及“整体性”具有深厚的哲学基础和科学基础。“整体”或“整体性”观念是隐卷序理论的基础观念之一。
“隐卷序”(the implicate order )是和“显展序”(the explicate order )相对的术语。玻姆认为,序处于不断地“卷入”与“展出”之中,所以他又把“隐卷序”与“显展序”称之为“卷入序”(the enfolded order )和“展出序”(the unfolded order)。
那么,什么是隐卷序和显展序呢?我们先从透镜和全息图(全息照相)来说明。透镜表明,映象里的点与对象的点是一一对应的,因此透镜的使用强化了人们关于对象的各部分的意识和各部分之间存在联系的观点。但是,在全息照相中,任何一个小区都包含了原来的整个结构,这表明了结构的未分割的整体性。玻姆认为,物理学定律主要应该涉及全息图表明的序:即描述内容的未分割的整体性这种序。在全息图的每一空间区域中,光的运动都隐含了巨大范围的、与整个被照亮的结构对应的序和度的种种差别。实际上,这种被照亮的结构大体上扩展到整个宇宙、全部过去以及对全部将来而言还隐藏着的东西之中。总序在某种隐含的意义上包含在空间和时间的每一区域中;或者反过来说,“每个空间和时间结构的区域都包含了被‘卷入在’它自身里面的总结构。”([1],p.149)在这里,玻姆通过全息图的例子说明,每一时空区域都隐含了总序(未分割整体的总序)和总结构。
玻姆用来说明隐卷序与显展序的典型例子是油墨滴—甘油的实验。这种实验装置由两个同轴的玻璃筒组成,在两个玻璃筒的空隙之间加上很稠的流体如甘油,然后很缓慢地转动外面的玻璃筒,使粘稠的流体轻微地扩散开来。这时将一滴不易溶解的油墨加入粘稠的流体,再转动外面的玻璃筒,油墨滴就被托成一条线,“随机地”扩展到整个流体中。但是,如果反向转动外面的玻璃筒,这根线一样的东西又向后缩,突然变成了看得见的与原来基本一样的一滴油墨。这个实验说明,油墨滴(染色滴)在似乎是随机分布的时候仍然具有某种序,这种序被“卷入”或“隐含”在可看见的“灰色片”的流体中,这就是隐卷序;而当外面的玻璃筒反转时,隐卷序会逐渐变成显展序:即可看到的油墨滴复现。
如果在上述实验中,先加入一滴油墨 A,并把外面的玻璃筒转动 n次,然后在同一位置加入第二滴油墨B,再把外面的玻璃筒转动n 次。如法炮制,继续加入油墨滴C,D,E……。结果,油墨微粒的系综 a,b,c,d,e…将以新的方式而彼此相异。在卷入了大量的油墨滴之后,快速反向转动外玻璃筒,我们将看到:这些系综将连续地聚集起来、有序地形成各个油墨滴这种序与油墨滴被放进去时的序刚好相反。这些系综形成的连续序决不是空间的线性序的变换,因为这些系综里只有一种会一次展出,而其它的系综仍然是被卷入的。总之,我们在这里得到的是一种不可能同时完全展现出来的序,但这种序仍然是实在的。
在说明油墨滴的隐卷序与显展序的运动时,玻姆引入了一种新的度即 “隐参量”(the implication parameter),用T 来表示。在上例中,隐参量是指把一特定的染色油滴变成显形式所需的转动次数。在每一时刻出现的染色油滴的全部结构都可看作是一系列有序的次级结构,每一次级结构由于其隐参量TN 都与单个的油滴N对应。这样就获得了一种新的结构概念:在其中包卷事物(implication)的不同程度的各个方面(用T 来计量)能够根据某种序来整理。象在同一时刻发生的事件能被说成是“同步”的一样,能同时展现出来的方面也能够叫做“同步坐标的”( synordinate ),而那些不能同时展现出来的方面可以叫做“不同步坐标的”( asynordinate)。“显而易见,这里论述的新结构观点包含了不同步坐标的方面,而以前的结构观点包含的只是同步坐标的方面。”
玻姆强调指出,包卷事物的序作为由隐参量T 来计量的东西与时间序(由另一种参量t 来计量)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一种结构是不同步坐标的,即由包卷事物的不同度的方面组成的,那么时间序在一般情况下显然不是基本的、适宜表述规律的。相反,“整个隐卷序在任何时刻都是现存的,这样无需赋予时间以根本作用就可以描述从隐卷序中产生出来的整个结构。”([1],p.154)玻姆在这里提出了隐卷序的超时间性和前时空性问题。
仅仅区分隐卷序与显展序还无法真正把握它们,它们是和“全运动”密不可分的。“全运动”(holomovement)是“传播”隐卷序的东西,是隐卷序的存在之所,它是“未中断和未分割的总体(totality)。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以抽象出全运动的特殊方面(如光、电子、声音等),但是一般地说,全运动的所有形式都结合在一起,不能分开。……全运动是无法规定的、无法测度的。”([1],p.151)“在‘量子’领域中,可直接感觉到每一方面中的序都应被看作是从更丰富的隐卷序中产生出来的;在隐卷序中所有的方面最终都消失在无法规定、无法测度的的全运动中。”([1],p.156)可见,隐卷序存在于全运动中。
隐卷序在全运动中有其基础;全运动是无处不在的,丰富的,处于卷入与展出的无终止的流动状态中,“整个隐卷序里面存在近似于重复、稳定和分离的全部形式。显然,这些形式能够表现为相对坚固、有形和稳定的要素,这些要素组成了我们的‘现象世界’。这种特别突出的次级序是这个现象世界所以可能的基础。事实上,这种次级序就是显展序所指的东西。”([1],p.186)在另一处他说,辨别显展序的标志是,从隐卷序中产生的这种东西是一组重复出现的、相对稳定的和相互外在的要素。这组要素(如场和粒子)能对经验领域作出解释,机械序在这种解释中是恰当的。([1],p.178)在玻姆看来,隐卷序本身是自主、能动的,而显展序来自隐卷序,因此显展序是第二位的、派生的,只是在某种有限的领域中是恰当的。
在全运动中存在“总法则”(holonomy)或“整体的规律”。总法则是隐含的,它必须通过所有的序来表现。在总法则中,一切物体和一切时间都是完全包卷着的。玻姆有时也把“总法则”称为“必然性的力量”,它决定全运动的过程,引起隐卷序和显展序的相互转化,把隐卷序的一组要素结合起来使其贡献于共同的显现的目的。玻姆后来在一次谈话中坦率地承认“必然性的力量”在他心中还是一个较模糊的观念。他这样解释道:如果我看到一个隐含的东西变成了显现的东西,我就想还存在一种更深的隐含的东西,从中产生的力量使其从隐到显[2] 。
玻姆还把相对性原理扩展到隐卷序理论。他指出,按照扩展了的相对性原理,在量子领域中人们同样可以把“电子”的序(即隐卷序)看作是显展序,而把我们感知到的序(即显展序)看作是隐卷序:这就是把我们自己隐喻地置于“电子”的境地,然后使我们与电子同一来理解电子。这样我们的思维就获得了彻底的整体性,“一切事物都相互隐含”,以至到了这种程度:“‘我们自己’完全隐含在我们所看到的和思考的一切事物中。
玻姆后来(1980年)更进一步提出了“多维隐卷序”(a multidimensional implicate order)的概念。他设置了一个实验:在一个长方形的玻璃鱼缸中放进一条鱼,两台摄像机被摆成互成直角在鱼缸的两个面监视鱼的活动,图象直接在两台电视机上播放出来,这时我们看到在两个电视机屏幕上出现的映象存在某种联系,但并不是同一映象。这个实验说明,“这两种映象并不涉及独立存在而实际上又相互作用的东西。相反,这两种映象只涉及单一的现实,它是这两种映象的共同基础(这可解释两种映象的关联,而无需假定两种映象是有因果性的、相互影响的)。”([1],p.187)这种现实比屏幕上的独立映象具有更高的维数,即前者是三维的,而后者(映象)是二维的,这说明这种三维的实在把二维的投射图(projections)包容在自身中。同样,通过扩展上述概念可以理解相互隔开的要素的非位置、非因果关联所具有的量子性质。换言之,我们可以把组成一个系统的每一个“粒子”看作是“更高维数”实在的投射物,而不把它看作是在共同的三维空间中与所有其它粒子共存的一个独立的粒子。用这一观点,玻姆对著名的 EPR佯谬即非因果关联进行了解释。他认为,在爱因斯坦、波多尔斯基和罗森的“思维实验”中,任何最初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分子的两个原子都应被看成是六维实在的三维投射物。这可以在实验中得到证实:使分子分解,然后观察两个原子分离和彼此完全隔开后发生的情形,结果会发现两个原子不相互作用,从而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实际上,这两个原子的行为发生联系的方式非常类似于上述的鱼的两种电视图象联系的方式。
玻姆指出,从根本上来说,隐卷序必须被看作是在更高维数的空间中进行的卷入与展出过程,只有在某种条件下,这个过程可以被简化为在三维空间中进行的卷入与展出过程。作为全息图的基础的电磁场也是一种多维的实在。“一般地说,隐卷序必须被扩展成多维的实在。原则上讲,这种实在是一完整的整体,它包括整个宇宙及其所有的‘场’和‘粒子’。因此,我们不得不说,全运动在多维隐卷序中卷入与展出,全运动的维数实际上是无限的。
我们来看看玻姆是怎样运用他的隐卷序理论来解释宇宙、时空等基本哲学问题的。
(一) 关于宇宙的解释
如果把量子理论运用于场,就会发现场的“潜在能量态”是分立的(或量子化的),同时又象波状的激发,扩展到广阔的空间区域。在电磁场中,每一种“波—粒”激发模式都具有 “零点” 能,决不可能到达“零点”能以下。如果把量子理论运用到广义相对论就会发现,引力场也是由这种“波—粒”激发模式组成的,它也有最小的“零点”能。当我们不断地给引力场增加与越来越短的波长相一致的激发时,就会达到某一波长:在此长度中空间和时间的大小统统变得无法规定。这种最短的波长大约是10-33 厘米,即普朗克长度,这比迄今的物理实验(已探测到10-17 厘米左右)探测到的任何东西都短得多。如果根据这种极短的波长来计算空间中1 立方厘米的能量,其结果将大大超出已知宇宙中所有物质的总能量。这说明,我们叫做“虚空”的东西包含着巨大的能量背景,我们所知道的物质只是这种背景上面的一种小小的、“量子化的”波状的激发,它就象汪洋大海上面的一道小波纹。因此,可以说,拥有如此多能量的空间是“充实的”而不是“虚空的”。
然而,不能用单纯的物质媒介(如以太)的观念来想象这种实空,因为这种物质媒介被看成是只在三维空间中存在和运动的东西。首先应该想到的是全运动,在全运动中存在巨大的能量“海”(the ‘sea’ of energy ),我们所观测到的整个物质宇宙应被看成是一个被激发出来的较小的式样:它是相对自主的、近似地周期发生、相对稳定的投射物,即一种表现出来的三维显展序它多少相当于我们共同经验到的空间序。
玻姆在另一处对能量与物质形式这样解释道:“能量海洋……处于隐卷序中。它不是定域化的。当你在虚空的能量上面(这种能量是巨大的)激发出一点点能量,在顶部形成细浪,那么你就得到了物质。”([2],p.124)这里的物质是指“基本粒子”等物质形态。
由此,玻姆对众所周知的宇宙“大爆炸”进行了解释。他认为,在地面的海洋中,无数的小波浪偶然地聚集起来,并且由于偶然地存在相位关系,这些小波浪就在一个很小的空间区域内竖立起来,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波浪:它就象是直接从波浪不存在的地方和虚无中冒出来的。“这样的事情也许能够发生在巨大的宇宙能量海中:它突然产生一次波脉冲,我们的‘宇宙’就从这次波脉冲中诞生了。这次波脉冲向外爆发,分散成为较小的细浪,这些细浪进一步向外传播,组成了我们的‘膨胀宇宙’。‘膨胀宇宙’必定会把它的‘空间’包容在自身里面,这种‘空间’就是特别突出的、展开和显现出来的序。”([1],p.192)玻姆强调指出,不只是存在我们的“膨胀宇宙”,还可能存在其它的“膨胀宇宙”。而且,甚至这种巨大的宇宙能量海也只涉及到在大于临界长度10-33 厘米的范围内所发生的事情,而临界长度只是对日常的空间和时间观念的可运用性的限制,假定在此限制之外根本不存在什么东西是很武断的。相反,在此限制之外很可能存在一个更深层的领域或领域群,对它们的性质我们至今几乎不知或全然不知。
我们来对玻姆的观点作一点评论。
首先,玻姆在世界的统一性问题上似乎具有明显的“唯能论”色彩。我们知道,德国化学家奥斯特瓦尔德(W.Ostwald 1853~1932)最早提出唯能论观点。他把物质与运动分割开来,断言没有物质,能也可以存在,自然、社会和思维的一切现象均可归结为能,并把能归结为主观意识。后来著名的物理学家海森伯(W.Heisenberg)也主张“唯能论”。他说,E=MC2 , 可见质量转化为能量,所以物质转化为能了。“在能量足够大时,所有的基本粒子都能嬗变为其它粒子,它们能够仅仅从动能中产生,并能湮灭而转化为能量譬如说转化为辐射。因此,这里实际上有了对物质统一性的最终证明,所有的基本粒子都由同一种实体制成,我们可以称这种实体为能量或普遍物质。”[3] 他还说,“能量不仅是使万物保持运动的力,而且像赫拉克利特哲学中的火一样,是构成世界的基本材料。物质之所以存在,是由于能量采取了基本粒子的形式。”[4]
玻姆的观点与奥斯特瓦尔德和海森伯的观点有惊人的相似。玻姆强调具有隐卷序的全运动、强调能量海,正是与奥斯特瓦尔德一样有把运动与物质分离、把能本体化的倾向。而海森伯的话简直就可以看成是玻姆说的!作为同时代的量子物理学家,海森伯是量子力学通常解释的代表人物之一,而玻姆是通常解释的主要反对者之一,但他们在世界的统一性上的观点是一致的。这里的问题是,我们能否简单地把这种观点斥之为唯心主义。当奥斯特瓦尔德把一切现象归结能、并把能归结为主观意识的时候,把他的“唯能论”叫做唯心主义无疑是理由充足的。但是,在海森伯那里情况有所不同。海森伯说得非常清楚:能量是实体或普遍物质,是对物质统一性的最终证明,而基本粒子作为物质采取的形式可生可灭。在这里,能量是物质实体而不仅仅是一种属性,基本粒子只是具体的物质形式而不是物质实体本身。如果这样来认识,海森伯的“唯能论”就是唯物主义的。玻姆的“能统一说”也是唯物主义的。因为在玻姆看来,能量海是全运动的、具有隐卷序的,它是完全客观的、不依赖于任何精神的物质实体,“基本粒子”、场都是由能量的波—粒激发模式组成的,是隐卷序的投射物、显展序,只具有相对的独立性。我们所观测到的物质宇宙是从能量海中激发出来的较小的式样,它能周期性地发生、具有相对稳定性和独立性。如果我们从物质的统一性来看,这里的物质基础是能,而“基本粒子”、场都是物质能的投射形式或显展序。只要我们不坚持认为物质与“基本粒子”、场不可分,我们就没有理由认为主张以能来统一世界的观点是唯心主义的。而坚持物质与分子、原子、“基本粒子”、场等不可分的观点恰恰是经典力学的、机械的物质概念(刚体或准刚体或理想化的无广延的点)在微观物质领域和物质统一性问题上的表现。
其次,宇宙大爆炸理论提出以后,世界有限、时空有限、神创世界的观点似乎又找到了“根据”,唯物主义主张的世界的物质统一性、世界无限性观点在一些人看来似乎被“驳倒”了。但是,玻姆的观点再一次为唯物主义作了证明。其一,世界统一于物质实体能,没有神存在的位置。其二,我们所在、所观测到的“膨胀宇宙”只是“能量海”激发出来的一种式样,它产生于若干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这个宇宙是有限的,时间上有起点,空间上有界限,但是还可能存在其它的“膨胀宇宙”。“膨胀宇宙”作为能量海的投射物、显展序有其相对的自主性、稳定性、重复性,是有限的,但“能量海”本身具有全运动、隐卷序、绝对自主性,是无条件的、无限的。我们所观测到“膨胀宇宙”的有限性与“能量海”的物质世界的无限性是一致的,不矛盾的。而唯物主义哲学讲的世界的物质统一性、无限性恰恰不是就某一具体宇宙讲的,而是就整个世界、全部宇宙而言的。
(二) 关于时间与空间的解释
先说时间。`
玻姆批评了时间的线性观点即日常经验的看法。按照日常经验来理解时间,我们就有现在、过去和将来。过去已消逝,将来只是预期的东西。“如果你在过去和将来之间划一条线,把现在作为区分点,那就是把不存在的东西与不存在的东西区别开来。所以,现在也不存在。……这种时间线性观点是一种抽象。它象一张地图,你可以用它来引导你,但是地图与版图不是同一个东西。”([2],p.36)在物理学中人们也把时间看成是第一性的、独立的和可普遍运用的序,它或许是我们知道的最根本的序。但是,按照隐卷序的观点,“时间序是第二性的;而且象空间一样时间也可能是从高维度基础中派生出来的特殊序。事实上,人们可以进一步说,与以不同速度行进的物质系统相一致,许多特殊的相关时间序能够从不同组的时刻连续中派生出来。而且,这些时间序全都依赖于多维的实在,多维的实在是不可能用任何时间序或时间序的集合来充分理解的。
玻姆指出,时间序不适宜表达隐卷序,隐卷序是更根本的东西。他说,“如果一种结构是不同步坐标的(即由包卷事物的不同度的方面组成的),那么时间序在一般情况下显然不是适宜表达规律的根本序。……人们可以看到,整个隐卷序在任何时刻都是现存的。”([1],p.154)“根本规律就是广大的多维基础的规律,从多维基础中产生的投射物决定可能存在的时间序。”([1],p.211)当然在某些有限的事例中,时刻的序近似地与简单因果律决定的东西一致,或者在其它不同事例中,时刻的序类似于通常叫做“随机序”的东西,这就是我们通常称之为因果决定律和统计律起作用的领域。
关于玻姆的“时间观”,我们有两点看法。
第一,我们很难把玻姆的“时间观”判定为“循环模式”还是“线性模式”。亚里士多德、斯多葛派以及庞加莱都是时间循环模式的著名代表,而基督教传统则把“线性”时间直截了当地建立在西方文化里面,无论是“进化”(进步)的观念还是“退化”(退步)的观念都是以时间的不可逆性为前提的。玻姆主张的时间是多维实在即多维隐卷序的投射物,是第二性的,显然玻姆的时间观念不具有循环特征。至于投射出来的时间作为显展序是否是一维的即线性的问题,玻姆明确持否定态度,他认为时间序是从不同的时刻连续中派生出来的,而不是时间本身在同一个层次上不停地向前流逝。
第二,我们知道物理学中的“科学时间”是由牛顿提出的,他认为时间是按其自身本性均匀流逝的“绝对的、真正的和数学的时间”。爱因斯坦提出了时间的相对性、时间与空间的不可分性,打破了牛顿的绝对时空观,引起了物理学的巨大革命。但是,爱因斯坦和牛顿一样坚信“物理定律没有时间性”,时间没有方向性。量子理论很成功地描述了分子、原子的各种径迹,但量子理论也是不分时间的两个方向的。然而热力学的出现,使得时间的方向性具有了特别的意义。克劳修斯的熵概念和普里戈金的远离平衡态理论为演化(退化和进化)提供了清楚的说明,而这种说明都是以时间的方向性即不可逆性为前提的。有了时间的不可逆性,演化才是真正的演化,才是创造,而不仅仅是循环和重复。如果把玻姆的隐卷序理论看成是量子理论的,那么他的“时间”似乎也是不分方向的。但是,玻姆的隐卷序理论与以玻尔、海森伯为代表的量子力学的通常解释有很大区别。笔者认为,玻姆虽然否定了时间的线性观点,却似乎肯定了时间的方向性。其理由是,玻姆认为,时间“是多维实在投射成为的时刻连续。这种投射与其被看成是机械的,倒不如看作是创造性的。因为人们用创造性所指的正是一种新内容的开始,这种新内容展现成为时刻的连续,它不是完全能够从早期时刻的连续或连续集中出现的东西里面派生出来的。”([1],p.212)这段话说明,其一,时间不是线性的,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独立地向前流逝,而是多维实在的投射物,它和“新内容”、事件、空间是不可分割的;其二,时间的“投射”是创造性的,不是完全由以前的事件决定的,也就是不可逆的,因为创造性的过程既是不可重复的又是不可逆的。
关于空间的解释。
十九世纪以前的哲学与科学在空间问题上理解尽管有差别,但有几点是共同的。第一,把空间理解为一种广延性或位置关系,用三维来度量;第二,空间是平直的、各向同性的;第三,空间是与物质相脱离的独立实体或独立形式。爱因斯坦批判了牛顿的绝对时空观、提出了时空的相对性理论,认为独立的空间概念(有别于空间内容)成为多余的,空间因而仅仅是场的四维性,而不再是某种孤立的东西。因此,空间与时间、物质是不可分割的。在微观物理学即量子理论中,世界的时空描述的普适性受到了怀疑。从海森伯的测不准关系可以看出,量子粒子没有三维欧氏空间中的那种通常的轨道运动,它以复杂得多的形式运动着。而非因果关联则告诉我们,宏观的空间概念似乎不再适用于微观领域,微观粒子本身不一定局限在宏观的时空中,它们可能具有独特度规和拓朴的微观“空间”,因而微观“空间”中的“近”也许与宏观空间中的“远”相一致,而这种“近”是通过超光速的物理作用来体现的。玻姆的“空间”观念也否认了宏观的空间概念在量子领域的普适性。他承认非因果关联,假设超光速的物理作用的存在。但是,他还提出了隐卷序理论的空间概念。“在卷入序中,空间和时间不再是决定不同成分相互依赖或相互独立的主要因素。相反,各种成分之间可能存在完全不同的基本联系,从这种基本联系中我们抽象出了普通的空间概念和时间概念以及独立存在的物质粒子的概念,这些概念作为抽象的形式是来自更深层的卷入序。”([1],p.XV)如果把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以前的时空观念叫做“连续时空”话,玻姆的这种时空观念可以叫做“离散时空”。在宏观层次上,这种“离散时空”可以近似地简化为连续时空即显展序,但在更基础的层次上“离散时空”是量子等不连续的粒子的存在形式,这些隔得很“远”的粒子彼此关联、相互隐含形成隐卷序。我们的宇宙是从作为隐卷序的能量海中激发出来的小式样,它是相对独立的投射物,即具有三维显展序的东西,这种三维显展序大约相当于我们共同经验到的空间序。
玻姆的时空观丰富了科学和哲学的时空学说。从隐卷序来理解时空,这是玻姆的独到之处。
我们在上面评介了玻姆的隐卷序理论及他用隐卷序理论对宇宙、时空等基本哲学问题的解释。不管我们对玻姆的理论赞成与否,我们必须承认玻姆的探索对当代物理学和哲学的发展是有重要意义的。最后,我想引用物理学家 D.法克托的话作为本文的结尾:
“玻姆教授关于宇宙整体性的著作和他关于隐卷序的建议已经开始对不同的学科产生影响。”([2],p.XI)这“不同的学科”当然包括哲学,我想。
0
 
  • 标签:理论物理 
  • 发表评论:
    载入中...
    @Oblog科学与宗教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