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ok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ok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中国军方507研究所揭秘
[ 2014-5-5 9:31:00 | By: hmxok ]
 

中国军方507研究所揭秘分享
编写:黄淼鑫  
 
      1882年2月20日,英国剑桥大学的几位教授组织成立了「灵力研究协会」,公推三一学院具有学术声望的 Sidswick教授为会长,对于超感官知觉、念力、灵动转世等现象展开科学的调查与研究。 一般的说法是,这是近代比较正式的特异研究的开始。1920年代末期,一些欧美的大学如美国杜克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在学校里正式成立了系来从事超能力的教学与研究,这个系叫做「超心理学系 (Department of Parapsychology)」也就是在心理学(Psychology)前面加一个 para 而成。而且把所研究之超常现象统称为赛 (psi) 现象,赛为希腊字母 Ψ之发音。1934年,美国杜克大学超心理学系主任莱因博士,为了要从实验的角度上来证实现象之存在性, 发明了一套五张牌叫做ESP卡片,各有一个简单的图案:圆圈、方框、十字、流水、星形。特异功能英文简称ESP,(全称Extra-sensory perception)。对于这类研究,我国一般的习惯叫法是“特异功能”,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现在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         它的研究对象主要可归为两类:一类是认识上的超常现象,即“超感官知觉”;一类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称作“心灵致动”。具体内容庞杂,例如透视、遥视、思维传感、预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疗、灵魂出窍、附体重生、幻影续存等等。
     上世纪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都投放了大量人力和财力进行研究,但这些研究基本都是重要的国家秘密,尽管从公开披露的一些档案我们可以一窥概貌,但真实的研究结果外人是无法得知的。
     中国特异研究起步较晚,正式纳入国家体系的研究是在中国“科学的春天”------八十年代初开始的。神秘的直属于中国军方的著名研究所----“507研究所”就诞生于此时。1987年,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成立,学会确定特异功能研究是人体科学研究的核心内容。“特异功能研究”的提法逐渐向“人体科学研究”的提法过渡。507研究所特异研究就是以“人体科学”为出发点开始比较系统正规的研究的。当时,成立了人体科学研究的专门管理部门,由德高望重的三人小组负责领导,三人小组的成员是当时国防科工委的伍绍祖、安全部贾春旺、中宣部的滕藤。这个小组一直领导着中国人体科学研究。1987年改为四人小组,1990年12月改为六人小组。1990年明确伍绍祖为全面负责的领导人。
      1982年,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派代表出席了在英国召开的国际庆祝灵学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并作了专题发言。中国出现了人力科学研究的热潮,一些相关刊物,如《人体特异功能通讯》、《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通讯》、《中国人体科学》等杂志相继问世。在这股研究热潮中,钱学深等著名科学家对人体科学研究给予了肯定和支持,在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特异研究达到了高峰。随后,特异功能逐渐被主流舆论被视为伪科学,著名的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于光远、何祚庥、郭正谊等对特异功能、气功等进行了否定和批判。一些涉及人体科学研究的刊物也逐步停刊。从此特异功能研究在大陆逐渐没落。

   原来神秘的507所早已不复存在,当年的507所现编制为国防科工局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解密的一些档案资料。
     
           1983年国防科工委507研究所以宋孔智为首的科学家经过了大量严格的科学实验确认了张宝胜的突破空间障碍等功能确实存在,并获得了国防科工委重大科技 成果二等奖,这是实验样品之一(72号),用特种有机粘接剂将一张带有唯一性号码的一角纸币封装在两层有机玻璃板之间,用数十公斤的重物压紧、粘牢,设置 多重唯一性的密码和暗号(包括与纸币尾码相关的位置信息的二进制密码、荧光字符密码、黏结剂随机图形花纹的照相记录等),实验样品是主试人精心特制的,只 在实验时才交给张宝胜,实验是在507研究所专门的实验室里进行的,现场有摄象机及主持实验的科学家严密监视,张宝胜实验前经全身检查,在这样的条件下获 得的结果是高度可信的。
  张宝胜用手指在有机玻璃板外面一划就将里面的纸币撕裂并皱成一团,并将纸币的一角撕出有机玻璃板外,然后又将外面的绿色硬纸碎片装入有机玻璃板内。为了保存结果后来又加了一块有机玻璃板将撕出的纸币一角封装保存。 当年507研究所特异功能实验照片!
  


  
 

瓶子里放着一根线

张宝胜拿起瓶子

张宝胜通过特异功能弯曲瓶子里的线

瓶子里有一个纸袋,连着一根30厘米的绳子

将纸袋从瓶子中移出来过程

张宝胜将纸袋一小部分移出瓶子

纸袋的一半已经移出

大部分纸袋已经移出,只剩一小部分在瓶子里
完全移出





将药片从药瓶里移出来过程

     1983年,经有关部门批准,《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杂志在上海正式创刊。申漳写过一部有趣的书《天惑》,从相信者的阵营中坦率讲出了那段历史。他指出,人体科学的最主要支持者是钱学森和张震寰。“在于光远这样权威人物的严厉批判下,如果没有钱学森等人敢于对抗这种批判,敢于扛起支持的大旗,恐怕对特异功能的研究在中国早已夭折了。”申漳还指出了一个关键点:“钱老相信特异功能,主要来自相信科研人员的实验。他还曾派秘书对张宝胜及有关实验作过严格考察。”
 
     实际上,上海会议后,耳朵认字引发的科学大跃进已经全面拉开,争论双方都有了自己的阵地,该表态的也都表了态。这期间钱学森与于光远的争论尤其精彩,为科学史、伪科学史研究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资料。支持特异功能研究的队伍中另一重要人物是张震寰,他早年在北京大学地质系读过一年,后参加革命,1961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第五、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82年任国防科工委主任。后来任中国人体科学学会理事长,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当时在有于光远等反对者批评的形势下,张震寰将相当大精力用于争取社会的承认。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要掀起气功热。凡是特异功能人和气功师,只要能找到他,他都会尽力支持。他支持过严新等许多气功师;也曾受过张香玉等气功界败类的蒙骗。气功界的人士说,他的心肠太好,太轻信人了。由于张震寰等人努力,在中国确实掀起了气功热。张震寰对气功热也确实寄予厚望:“当前,气功的热潮正澎湃于华夏大地。关于‘气功态’的多方面的实验观测,大大地开阔了人对自身生命的认识;不同层次上气功效应的实验证实,更把人们推向一个巨大的、充满希望的未知领域。数以百万计的群众性的气功实践,给社会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效益和影响。”张震寰将军为人坦荡、直率、光明磊落,他对于光远和《人民日报》不满,就直来直去。他对特异功能十分相信,认为自己在做一件有利于中国和人类文明的大好事。1988年他在天津市人体科学学会成立大会上讲到:“我们认为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千真万确的!(鼓掌)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遵守不遵守这一条?遵守。谁来遵守?我们大多数人遵守,你(指于光远等人)少数人不遵守。下面遵守,上面不遵守,这叫不叫要科学性呢?所以对所有人,都要拿‘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尺度来衡量,坚持的是马克思主义,你不坚持的,差一点儿。将来去打分,也不能说不是啊,他别的方面还是马克思主义的,特异功能这一方面他不够。”张震寰甚至到了对任何奇异的东西都抱有希望的程度,“温宗嫄同志给辽宁辽阳来人试呼风唤雨的事,仔细了解一下,看他们需要什么条件,如能在北京办,在最严格的条件下,找少数人,看看年底行不行,别先定框框,我确实看过腾飞,过去认为不可能的事,要采取积极的态度。”又如《中国当代预测家》中有一节“张震寰、李之楠面试陈鼎龙”写到,张将军对陈鼎龙的“手纹唯象学”感兴趣,竟然取消原来的约会,原准备返京的飞机票也一摆手:“退了!”陈鼎龙的助手张成还当场给张进行了手相占卜。书中写到,张将军“问钱”,签曰:“你问的是两财。一笔在东南,一笔在南方。”张说:“没错。”(相关资料来源:网络,真伪无从证实,读者自己甄别。)


     正是在将军的鼎力支持和这些老一辈的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下,中国特异功能的研究才有了难得的积累,为进一步研究发展奠定了基础。

 
 
  • 标签:507研究所 
  •  
    Re:中国军方507研究所揭秘
    [ 2014-11-2 23:13:34 | By: hi(游客) ]
     
    hi(游客)应该继续研究下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Oblog科学与宗教研究